汉服复兴运动的渊源

汉服复兴运动的渊源

汐月

我把汉服复兴从其萌芽到现在划分为五个时期。

一、汉服复兴的舆论准备时期

第一个时期是2001年之前,可以称为汉服复兴运动的舆论准备时期。

我们知道,2001年发生了一件事情,亚太经合组织(APEC)会议第一次在中国召开,国内舆论为庆祝中国与国际社会接轨,很是欢欣鼓舞。按照APEC的习惯,会议结束后,各国家地区领导人合影时要穿东道主的民族服装,当时我们国家采用的是“唐装”。对现在的汉服圈来说,大家都知道“唐装”不是唐代服装,但对当时的社会来说,很多人误认为它就是唐代服装。所以,这一做法,干扰了很多人的认知,也导致了学术界的反弹,当时一些大型平面媒体上开始讨论什么服装可以代表中国文化,并涉及由满族马褂改造出来的唐装其实不能代表中国。这一舆论就是酝酿汉服复兴运动开始的前夜。

在此,我提及2001年之前的几件事。

(出自汉圈史料,毕竟我零六年才开始接触)

第一,在汉服复兴运动开始之前,已经形成了汉民族主义或者说兴汉的思潮,这一思潮的萌芽应该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左右,当时还没有提出汉服这一概念。我告诉大家两个人物,一个是旅日华人南乡子,一个是旅欧华人赵丰年,他们属于兴汉研究比较早的人物。在民族主义学说的研究和阐述方面,南乡子的贡献更大一些,并对后来汉网的历史观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第二,牵涉到我们汉服复兴运动的起源,这里我要提到三个民族网站,其一是2000年左右建立的蒙古家园网;其二是满网,它的正式名称可能叫做满州在线,还是东北满族网来着,我记不清楚了,后来它也分裂为很多小网站,汉服圈将其称为满网;其三是稍后形成的僚人家园。这三个网站造就了汉服圈早期成批的汉民族主义者。

几百年来,清军入关给我们整个华夏民族甚至东亚的儒家文化圈这样一个文明体系造成的伤害,造成民族自尊的创伤,实际上在大多数人的心目中,特别是在普通大众的心目中已经成为过去,很多知识分子也不以为然。也就是说,在历史上对我们华夏民族造成非常大的破坏,并改写东亚文明史的一件重要事情,明清鼎革,大家对它的认识是很模糊的,乃至麻木的。

恰恰是这三个网站唤醒了一批人的民族意识。当时有一批网友搜索我们民族的一些史料和中国国内民族相关问题论文的时候,偶然发现了这三个网站,大家发现这三个网站上充斥着很多匪夷所思的文章,比如说呢,我们在历史教科书中一直学到的,岳飞是我们的民族英雄。但他们那里会出现岳飞阻碍民族团结,文天祥阻碍中国统一的论文,还有明朝是回族人的建立的王朝,汉朝是南方少数民族的殖民政权,一堆跟我们传统上所认知的历史观完全相反的论文。正是这一批论文造就了一批早期的汉民族主义者。

他们警觉到,汉族应该有自己的民族的历史观,要构铸起在历史观领域站在本民族角度上的叙事方式或者说历史书写立场。慢慢的,这些人汇聚在一起,构成了早期的汉民族主义群体。说到这里,大家明白了,与现在汉服圈一些朋友的认知相反,很多人认为大汉族主义是汉服复兴兴起导致的,实际上不是这个样子,它恰恰是被几个比较极端的少数民族网站刺激之下,已经麻木了几百年的汉民族重新又记起了几百年前满清入关那一次沉重的心灵创伤。

正在这个时候,发生了2001年APEC会议唐装讨论热潮,各种媒体在讨论到底什么样的服装可以代表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中国人几千年穿的衣服到底有什么共同特征,由此,产生了汉服这一概念。这里我还要提到一件事情,这一件事情是比较早的从事汉服复兴和汉服复原研究的人都能记起来的事情。我印象中,大概在1996 年,当时我正在读小学四年级,记忆有些模糊了,因为家庭条件还可以,有有线电视,当时有一位学者在江苏电视台做讲座的时候,提到了汉族已经几百年来没有了自己的民族服装了,又提及了满清入关对于中国人的服装造成的影响。

也许正是这个学者无心的一句话,或者他本人就是一个长期从事于中国传统礼仪与服饰的研究的学者,他种下了汉服复兴的第一颗种子,这颗种子到了2001年的时候,开始萌芽,并形成了汉服概念。

汉服复兴的第二个时期,从2001年到2003年,是真正进入汉服复兴运动的阶段,第一个时期是一种舆论准备,第二个时期汉服概念才真正确立下来。

这三年发生了很多事情,首先是我刚才讲过的APEC会议引发的中国传统服装争论这样一个热潮,当时,我正在上中学,还经常看争论有关民族服饰问题的报纸。其次,就是美化满清的辫子戏充斥着所有的主流媒体,你打开电视随便找一个频道,到处都是辫子,实在太多太多了。那个辫子横飞的年代,引起了很多人的方案,稍具备一点文史修养的人都很明白满清在历史上到底干了什么事情,结果这么一个灰暗的时期忽然成了太平盛世,能与汉唐并列。

这是一个引起舆论反感的事情,为汉服复兴思潮的形成提供了源动力。所以说汉服复兴运动这一思潮,从它的发源起一直到现在,至少是一种文化概念上的排满,把满清这二百多年的殖民统治给我们民族留下来的负面烙印,即反文明的观念,奴化百姓的观念,排斥出去。

再次,追溯汉服复兴的网络平台,不得不提到大汉民族论坛,这是目前圈内很多同袍不知道的。经过一年的媒体争论和网络上的知识积累,具备了汉族意识的人开始慢慢在BBS上聚集在一起,大汉民族论坛由此产生。大汉民族论坛建立于2002年7月份,那时相距APEC会议已经有了近一年的时间。

这个论坛是第一个旗帜鲜明的宣传汉民族主义以及汉服的网络论坛,上面设立了第一个汉服专题的板块。至今,我们汉服圈里一些早期致力于汉服研究、汉服复兴的同袍对这个论坛念念不忘。大汉民族论坛的创立者,网名大周,又名大齐皇帝,如果说汉服复兴运动需要找一个发动者的话,这个人就是大周。96年江苏电视台上的讲座,和APEC引发的舆论,只能算一种准备,我们这个领域总归有一个渊源,它就是大汉民族论坛。

站长大周目前在上海的一家医药连锁企业上班,是作为地区经理,如果有机会,上海的同袍也能见到他,当然他已经淡出这个圈子很久了。这个论坛后期发生了一系列的问题,譬如里面哈日的很多,在早期的提倡汉服的同道里面相当一部分人非常崇尚日本,反日的国人又特别多,立场的不同引发了各种矛盾。

之后,原本聚集在大汉民族论坛的汉知会在2003年元旦创立了网站,后来演变为汉服复兴早期极为重要的汉网,很多年的时间内,汉网起到了全国性平台的作用。汉网在开坛的时候大汉民族论坛还没有倒闭,汉服运动的网络平台,从大汉民族论坛向汉网的过渡体现了深刻的社会问题,大汉民族论坛它的名字听起来好像比较民族主义,但实际上它的学术性比较强。

早期这个论坛上聚集了一批非常有学术能力的人,而汉网,实际上才是真正构铸了第一个全国性的汉服网络平台。这里我要提到几个早期从事于汉服复原和汉服复兴研究的同袍,一个是在连云港职业技术学院任教的信而好古先生,另一位是目前在孟母学堂任教的笑非兄,实名吴飞,他们都长于礼学,对儒家礼制、服章制度有深入的研究,另外还有在济南大学任教的赵宗来先生。另外一位从事汉服复原研究的同袍是青松白雪,青松兄很多年在上海生活,相信很多老社团有一些同道与他有过交情。

 

汉服复兴当年的舆论环境,简直差到极致,我就给大家这么说吧,当时我还在读中学,你跟同学只要提到汉服这个事物,对你态度好一点点的,他会说你是封建余孽,对你态度不好的呢,他认为你就在反共,或者在破坏民族团结。这个论调非常奇葩,汉人穿自己的民族服装就成了破坏民族团结。汉服,从一个非常敏感的事物,到一件平常的衣服,这十来年,走过了太多的坎坷。因为数百年的终端,知道汉服的人太少了,在现代的都市中,忽然提及汉服,你简直就是一个怪物,如恐龙复活一般令人诧异。

在前期的汉服复兴队伍之中,付出的艰辛,你们难以想象。大家为了弄明白一个问题,可以通宵不睡,不同城市的人用语音聊天到深夜,只为了研究明白礼书中的一句话,甚至一个字到底指衣服的什么部位。我们共同打开《春秋左传》,你在上海我在山东他在安徽,我们会为一个看似平常的发现,惊喜不已,因为我们找到了自己价值观的历史依据,就知道明天如何更好的应对那些反对者。

那真是一个激情澎湃的时代,是一个我们甘心情愿为了这场文化复兴运动,为了民族的自新献出自己青春的时代。那个时代的很多人,愿意燃烧自己的青春换取民族以后的光明。很多人有这样一种信念,顶多我们这一代的人青春没有了,我们愿意选择把自己的青春奉献给这样一件前无古人的事,那么,以后的人再去接着做,就会简单的多。大家看,十几年过去了,你们现在再宣扬汉服这个概念就很简单。

但在那个时期,做这些事情太难了,为了宣传汉服,往往四五个人,跑到天涯,猫扑,水木清华这种大论坛上,一个人注册了一大堆马甲,其实就是四五个人商量好了不断顶帖,将其炒作成为热点,以提高汉服概念的知名度。从2001年到2003 年这三年之内,非常关键的问题在于汉服在历史上是否存在,我们需要找大量的史料佐证自己的观点。当时还有一大批的在文史领域非常有研究的学者,他们骨子里不能接受汉服存在。也许对于他们来说,理性的考虑一下,也是认为汉服存在的,但汉服重新活过来,带来的历史观和价值观的颠覆,是他们几十年来已经习以为常的思维方式所不能接受的。陌生感导致的排斥情绪,进一步导致极端的敌视,各种各样反对汉服的文章出现了。

其实你们现在在百度上搜索,还能找到很多那个时代反对汉服的文章,他们反对汉服不是不知道汉服在历史上的存在,而是汉服的复活,颠覆了他们对整个中国文化史的认知。

在北宋灭亡时,有一个叫郭翰的人,因反抗女真要求汉人削发且改易女真服饰而被追杀,他逃至江边选择了投江而死,并说,吾不忍弃汉衣冠。北宋时期的西夏王国在与宋王朝的外交文书中写道,西夏要放弃大汉衣冠。等等这些史料,证明了历朝历代,古代社会都认为汉人有自己独特的民族服饰。

我们找到了很多这方面的史料,明清鼎革时期的记载尤为多种多样。在此基础上,梳理中国古代服饰体系,向热爱传统文化的公众证明,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确实存在着一种统一的服装,即我们的民族服装——汉服。

2003年以前的汉服复兴,从网络走入现实,有一个标志性的事件,郑州的壮志凌云实名王乐天(前几天刚刚在网上遇见他交流了几句)先生穿着汉服走上街头。新加坡的张从兴记者在联合早报刊登了相关报道,汉服在中断300多年后的现代社会,再次出现在街头。

这篇文章大家可以在网上随便搜一下,应该还能够找到的。王乐天先生身着汉服,走在街头,遭受到路人的种种奚落,非议,现在的同袍们难以想象。现在十多年过去了,当你你穿上汉服走在街头的时候,还会有各种莫名其妙的眼光,更不用说那个时代了。这篇文章刊载之后,国内汉网的成员将其转载到国内各大论坛,掀起了一股汉服争论热潮。

在国内崇洋媚外风气弥漫的时期,海华华人都在关注乃至赞赏中国重新提倡汉服,无疑是打了一剂强心针,让更多国人增强了对自己文化的信心。

从2004 年到 2007 年,是汉服复兴的第三个阶段。这个阶段是汉服复兴运动与中华文化再造产生紧密关联的时期,也是汉服复兴运动产生流派的时期。因为这个时期不管是天汉还是汉网,各自的理念都已经构铸出完整的理论体系。我们不再像第二阶段那样,碰到学术界的反对者,茫然无措,不知道如何辩驳。第三阶段,同袍们有了自己的思想武器,懂得了应该如何捍卫自己的历史观立场。

她写的后记,《一个人的祭礼》,感动了很多很多人。一个五千年历史的民族,一个自称大丈夫顶天立地的古老国度,它的尊严,竟要一个女子撑起,好多人正是读到了这篇文章加入了汉服复兴的队伍。这些都是需要我们铭记的事情。

当时是一个激情澎湃的时代,是一个悲情宣泄的时代。我们在做着前无古人的事业,给予我们精神动力的,是三百多年前的那场浩劫。给予我们民族内心的那种创伤,那种痛苦,其实是整个民族的痛苦,在大多数人都处于无知麻木状态的时期,这种痛苦只能由极少数人承担,替整个民族完成它的宣泄过程。

现在很多汉服同袍做成人礼、做婚礼都可以找到可供参考的资料,这些资料是谁整理的呢?刚才提到的山东的笑非兄,还有安徽的天风兄,在那个时代,经常每天熬到深夜,凌晨两三点钟还在为整理这些资料操劳,自己多少年都不工作,把青春燃烧在汉服事业上,现如今的汉服圈中,又有几个能如此呢。。。。

那时,整理资料非常难,很多书不容易找到,大家把从各处找来的资料汇集起来对比,才弄能明白一些基本的礼制问题。为了一个非常简单的学术问题,大家可以研讨到彻夜不眠。有的同袍讨论了几年都没见过面,相距天涯,心思却近在咫尺,为了共同的理想,燃烧了自己最容易成就个人事业和生活的年华。

为了民族的共同事业,很多同袍成就个人事业的最佳时机都错过了,为了做考据、学术研究穷到身无分文,以至于连出门参加活动都需要让人赞助公交车费。

这一时期,除了以民族主义为本的汉网,以周礼为本的天汉外,儒学复兴,明显形成思潮。儒生开始组成了自己的团体,2004 年一个非常上规模的汉服活动是儒生为主导搞的,那是非常早的集体活动。

此外,这里要提到一个人,舒乙,现代文学家老舍先生的儿子,北京作家协会的成员,2004 年北京作协召开会议的时候,自己穿了一件直裾。舒乙先生是满族人,也是早期的汉服提倡者,我跟他没有过交流,没办法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后来与几个参加汉服复兴的满族人交流过,大概知道了他们的想法,他们视汉服为中国的大国文化代表,中国要在国际上有尊严,汉服还是要提倡的,如同汉语代表中国一样,跟民族无关。这在我看来,才是真正的民族之兄弟,真正的和平与团结。

2003年以前的汉服,只能称为网络汉服,她是一个在网络平台上兴起的概念。这个概念要想走入现实,需要有非常非常多的人去付出。我们穿汉服到底要干什么,大家想一想,认为穿汉服去祭祀民族英雄比较好,祭祀抗清三公,祭祀文天祥,史可法。

因为沉重的民族主义情结和苦难心理,早期的集体汉服活动一般以祭祀为主题。之后我们又经过研究,发现了汉服在很多重要的场合有它的功能,比如说中国传统的成人礼,男子冠礼、女子笄礼,以及婚礼,现在婚庆节称为汉唐婚礼的传统婚礼,实际上都是由我们汉服领域将其复活的。

这涉及到到汉服社团应该如何给自己定位,假如有朝一日全体中国人都穿上汉服了,那汉服社到底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汉服社就担当起礼仪和汉服制度的专家顾问的角色,好比传统一些的农村,每一个村里都有一个懂礼的先生,叫做礼生。这个礼生是干什么的呢?谁家的孩子结婚了,谁家的老人去世了,各种礼仪都需要请一个专业的人负责策划和指导。

这些礼仪是专门之学,不可能人人都会,这就需要礼生,礼生就是原生态的儒生,古代没有功名不当官的儒生在民间就担当起这个角色。所以说,汉服复兴成功的那一天同袍们的身份就会转化为礼生,给自己所在的社区提供衣冠礼仪方面的指导,向自己所在的城市发出正确的声音。

一些新入圈的朋友在指责现在汉服商家做的曲裾不符合形制,说曲裾缺乏出土实物佐证,那么,我们来了解下提倡曲裾的缘由。其实,曲裾这一种服制在东汉的时候就已经很少有人穿了,到六朝的时候就已经成为古装了。现在重新提倡它,从汉服复兴运动一开始就将其定性为现代曲裾,借鉴了曲裾下裳绕曲的特点,建构出来一种现代汉服制度,至今汉服圈的曲裾拥有率比例非常高。

如果现代汉服体系没有曲裾的话,就少了一种比较经典的,非常有特色的款式。十年前的汉服研究者就是这么想的,现在来看也确实这个样子。假如全国汉服圈所有曲裾一下子都没了,大家对现代汉服体系的感官认识会有明显的不同。至于它的形制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不是我今天所要讲的,我只是它的渊源,而非形制问题。

另外,汉网早期制作的一批裁剪图纸,现在看来其中的错误不少。但到,有一批商家以这些图纸做为自己设计打板的依据,延续了好多年,也就一直错到现在。我们不能苛刻要求当时的汉网,因为那个时候,圈内对汉服形制的认识还没有今天那么深入,今天的成果也是那个基础上发展过来的。只能说商家要跟得上研究深入的步伐,改进自己打板参考的数据,做出更符合传统的汉服来。

国人做到理性的平和的去看待汉服,一直要到2007年之后了。从 2004 年到 2007 年,是汉服复兴的第三个阶段,这个阶段解决汉服如何走向现实社会的问题。回顾前三个阶段的历史,当汉服概念刚刚提出的时候,反对者指责我们反共,后来反共这个说法站不住脚了,他们指责我们破坏民族团结,再后来破坏民族团结这个说法也站不住脚了,就改口指责我们搞复古,再往后,复古这个说法也站不住脚了,继续改口攻击搞汉服的人是为了敛财,现在敛财这个说法也站不住脚了,所以那些歇斯底里的反对者很少了。

慢慢的,大家心态也平和了,没必要太把反对者当回事。当年那一批非常有名的反汉服者,前前后后折腾了那么多年,据我所知还被有关部门调查过。时间证明了一切,那些极端的民族主义网站都衰微了,而秉持汉文化复兴立场的汉网,这里是说广义的汉网,包括所有秉承汉服复兴理念的这些网站,就像星星之火一样,把汉服复兴的火种远播各地,把汉服概念推向了社会。

接下来是汉服复兴的第四个时期,我把这一时期划分了五年,从 2007 年到 2012 年,是汉服圈内的社团化时期。

第一个时期,2001 年之前,是民族主义思潮的萌芽时期。第二个时期,2001 年到 2003 年,是网络汉服时期。第三个时期, 2004 年到 2007 年,是汉服复兴流派产生,以及不同的流派逐渐构铸起自己理论体系的时期。第四个时期就是由理论变成了实践,服膺某种学说的同袍在现实中构建起团体的时期。

2007 年以后,各种各样的汉服社像雨后春笋一样出现,而之前创业的汉服社还能存活到现在的已经非常非常少了,屈指可数。从那个时候开始,汉服圈已经走出网络,变成了现实中的团体,有了自己的文化圈,所以我把这五年命名为社团化时期。

社团化时期之所以从2007 年开始,是基于如下几个方面的考虑:第一,首任汉服吧主、天汉民族文化网管理员天风环佩2007 底去世,天风兄去世后天汉后继无力,论坛逐渐衰微。之前代表汉服吧、天汉论坛的几次比较有社会影响力的文化复兴方案,比如2008年奥运会礼服提议,大学学位礼服提议,还有把汉服复兴与民族节日礼仪相结合的复兴方案,都是以天风为主完成。

第二,汉服复兴另外的一个全国性网络平台汉网屡次遭受分裂之苦,也走向衰微。汉网周期性的分裂,特别是管理员一年一次换届导致的裂痕,每次都有一批人出走,而新建立的各个网站之间还有敌意,留在汉网的精英越来越少。

接下来,大量的地方社团摆脱了对汉网和天汉这两个平台的依赖。因为每一拔人出去,就自己搞一个网站,每一个地方的社团建立了,也往往也搞一个自己的网站。网站多了,每一个网站能聚起来的人也就少了,无法形成有价值的讨论,也激发不出思想灵感。在全国其它领域继续依赖BBS作为业界沟通渠道的时候,汉服圈因为这些问题开始以 QQ 群做为基地,论坛走向衰落。

社团化时期,发生了很多感人的故事,那时开始搞社团的好多同道跟我有交情。比如说,为了搞汉服活动,自己身上连一二百块钱都拿不出来了,自己生活捉襟见肘,还要坚持做汉服推广,这样的事情一点不稀罕。诸位试想,要搞活动首先就要有汉服,有汉服那就要花钱去买,因为社团成员不一定愿意花钱,最后往往社长被迫自己出钱买,而大多数社长又不是有钱人,最后,搞来搞去自己就成了穷鬼。

花自己的钱,买来汉服,自己舍不得随便穿,却为了让别人穿上高兴;一个个的男儿身,买来一堆布料在家研究汉服制作,把家里搞得一团糟糕,没有一块整洁的栖息之地,是为了让别人穿上汉服显得有民族气质,却忘了自己匆忙赶到活动现场还蓬头垢面;花自己的钱,自己工资又不高,让别人乐意参加活动,自己却忘记了个人的前程;付出了那么多,自己什么也得不到,却收到种种误解和诋毁。

这如同中毒一样的痴迷,到底是为了什么?经常有各地和我认识的的社长跟我聊天的时候诉苦,我得以了解大家的种种不易乃至委屈,也许等多少年以后,我会把这些写成书,以激励后者。

这个时期,汉服复兴的性质,已经由以网络为基地过渡为现实团体。所以说有很多比较好的活动出现,比如第一次以周礼为依据的婚礼,在上海举行的天汉民族文化网同袍共工滔天和骠有梅的新婚典礼,也是我们汉服圈第一次做比较正规的周制婚礼。

这两个人原来都是在天汉高举周礼的理念,他们的婚礼影响了之后各地的周制婚礼模式。多地联合的集体祭祀礼也做的正规起来,大家会认真的研究祭祀的每一个细节,古人每一处礼制安排的用心。

随着时代推移, 2014年,中国再次举办APEC 会议,这仿佛是一个循环,十三年前的APEC,引发汉服的讨论,而时隔两年后的今日我们又思索汉服的未来。也许,我们要把一些思想包袱放下,悲情宣泄的时时已经过去了。现在的汉服复兴运动,要致力于构建中国现代社会的文明体系,要尊王攘夷。

尊王道,才是华夏,什么叫王道呢?假如你现在在美国的话,一个人唱着基督教经典中的诗歌,走过马路,美国人会认为你是个牧师,你是个神职人员,从内心敬畏你。在欧洲其它基督教国家也是这样,大家心里对代表自己文明的人群充满温情和敬意。但是在我们中国,如果你吟唱着论语,吟唱着唐诗宋词,走在街头的话,十个人里面至少有九个说你是神经病。这就是文明和野蛮的区别!

近现代的中国,在科技不断进步的同时,却在精神领域走向夷狄化。我们提倡汉服复兴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中国社会变的文明。有朝一日,我们穿着一件深衣,吟唱着先圣的经文,走在街头,路人认为这是一个文化的传承者,还能做出恭敬的举止,这就是社会文明很大的进步。文明,不是让所有人都成为学者,而是让社会成员懂得尊重文化以及传承文化的人。

而我们汉服复兴,要做的,正是这样的事情,那就是尊王攘夷。华夏尊的王道,是王化开明之道。

所以经过这十几年的发展,汉服圈最大的贡献,除了让汉服复活之外,还在于它传递给整个中国社会一种全新的价值观念和文化血脉。古人说,不贱夷狄不足以贵华夏,当我们懂得了排斥某些野蛮的做法,我们才能变得文明。不管你自称什么,复兴者也好,汉本位也好,皇汉也罢,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在于你做的事情,只要能让中国社会往前发展就是对的。

所以经过这十几年的发展,汉服圈最大的贡献,除了让汉服复活之外,还在于它传递给整个中国社会一种全新的价值观念和文化血脉。古人说,不贱夷狄不足以贵华夏,当我们懂得了排斥某些野蛮的做法,我们才能变得文明。不管你自称什么,复兴者也好,汉本位也好,皇汉也罢,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在于你做的事情,只要能让中国社会往前发展就是对的。

汉服复兴是研究在工业文明时代如何让汉文化重新绽放出自己的光彩,并不逊于西方文化,这才是我们阐发价值观的源动力和最终目标。我们更应该着眼于华夏文明体系,乃至于整个东亚的传统文化圈,汉字文化圈,儒家文化圈,从这个角度上去回应文化变迁的问题。时至今日,汉服复兴运动取得的成绩还非常有限。但日本、韩国、越南这些国家都非常关注我们,他们认为汉服复兴在某种意义上代表着中国重新回到东亚文化中心的地位。以天下观的视野,论证汉服复兴延伸的文化价值,我们这一个群体非常缺乏的。

我们接下来再讲第五个时期,即从 2012 年以后到现在的阶段,我们明显感受到经过前期十年的积累,和社会舆论方向的转变,促使汉服界掀起了实体化浪潮。

前些天我跟以前熟识的一位仁兄畅谈,一个汉服社要想做的长久就必须得实体化,之前大家被道德绑架,别人渴求我们做汉服复兴不能去挣钱,应该以超脱的立场面对,挣一点点钱就被指责为不道德。那个时候接受汉服的人少,反对的人多,难免被绑架,但时至今日,境况已大为不同,继续长期无偿的付出不但无法做好汉服文化,也无法让社团长期发展。有些社团正因为长期无偿的付出,只好走向倒闭。

我们这个群体太年轻,混淆了公益和慈善,有一定盈利性,公益第一盈利第二的是公益机构,完全不盈利只付出的是慈善机构。公益机构不赢利就无法保证汉服文化平台的长期存在,我的建议是适当经济,以经济作为动力,与汉服复兴互补不足。

另外,这个时期发生了非常大的转变, 2012 年之后汉服复兴走向产业化,汉服社走向商业和公益互补,不管你喜欢与否,产业化已成为不可阻挡的趋势。既然汉服文化已发展为产业,那么很多从事于汉服经营的人,可能根本不是我们领域的人。这对大家是一个严峻的挑战,汉服概念的扩张速度超出汉服界的辐射面,非同袍主导汉服文化,掌握汉服复兴解释权的时代,汉服界应该如何面对?

以前认同汉服的社会人群,大多是我们领域努力的结果,而现在汉服文化有了自身的辐射力,且别一群不懂汉服的人掌控,致使好多人知道了汉服而不晓得有汉服社的存在,更不知道有汉服网站,遑论形制礼制的问题呢。

外围环境的变化如此之快,我们圈内很多汉服群,汉服社的管理者尚未意识到严重性。圈内不认真审视这一问题的话,今后就可能无法影响社会对汉服的文化解读,这会使得汉服成为两种事物,其一是汉服圈认同的汉服,其二是社会大众理解的汉服。两者分离太远的话,汉服所代表的文化思维会被抽空,而蜕化为简单的服饰符号。

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改变方式,与社会文化系统成功对接,这就离不开传播汉服文化的实体。不管我们如何苦口婆心的解释,和宣扬汉文化的价值观,社会大众还是会更倾向于接受实体文化机构传达的理念。

由此,也延伸出另一问题,让所有穿汉服的人秉承汉服复兴的理念是根本不可能的。我们要接受这样的事实,并不是所有穿汉服,乃至所有喜欢汉服的人,都会秉承汉服复兴者主张的历史观。有些同道对此感到悲观,而我倒以为这是另一层面的汉服复兴。

一个不认同汉服界的历史观,而又喜欢穿汉服的人,必然有传统情结,纵使不能理解汉服概念,但是汉服能与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融合为一体,也会不断在审美感官方面影响更多的人。它通过另外一种途径,改变社会大众日用而不知的文化观念。我们需要调整理念,在致力汉服复兴实体化的时候,也要着力于构建汉文化模式的生活方式。让大众知晓汉服属于什么样的生活,那么,即便没有接受汉服界的历史观,也能对汉服的性质有正确的认知。

另外就是,我们这一时期的汉服社,群,不再是为了单纯宣传汉服概念存在,更要为构建汉文化模式的生活而存在。好多社团,群,到了这一时期,不知道该做什么了,要么演变为自娱自乐的雅集型小团体,自我封闭,丧失了当年的理想,要么开始做生意,不再执着于文化复兴。如何找准定位,是汉服社,群,能否长期存在的前提。当社会不再排斥汉服,汉服界外的文化群体普遍接受了汉服,汉服社,群,存在的价值在何处?

那么只能是通过提高自我的历史文化和汉服专业知识修养,做汉服文化的专业人士,社团升级为专业机构。若没意识到社团性质需要变化,社团将会走向瓦解,但彼时汉服文化还在存在,那么,对汉服文化的解释权就被别人控制。也许被国学会控制,被各类读经学堂控制,甚至是被不了解汉服的人控制,进而汉服复兴者主张的历史观和传统价值立场失去传播渠道。

我觉得汉服文化已经走过了十几个春秋,到了这一时期,到了2016 年,应该洗尽浮华,踏踏实实做一些学问,搭建起业内的生态圈。所以,我提出这一阶段的发展构思,那就是圈内专业学术团体的构建。

我们群体发展至今,与全国各文化领域相比较,与古琴、吟诵、读经之类的团体相比较,已经比较庞大了。而与其规模不想对称的是,汉服圈缺乏自己业内的生态平衡,缺乏专业的学术团体,缺乏学术整合。

汉服复兴群体如果没有自己的学者队伍,就无法形成厚重的沉淀,在文化界眼中上不了台面,在学术领域缺乏话语权,也无法引导圈内人的思想走向。

其实在汉服复兴十几年的历程中,有好多具备学术素养的人参与进来,否则我们不可能把一种死亡了几百年的文化重新复活过来。但因为我们这个群体整体的不成熟,使得各种资源不能相互支持,圈内又斗争不断,以邻为壑,学者们要么忙于生计离开这个群体,要么忙于做汉服搞商业,要么因各种各样的矛盾受伤淡出了。

虽然后来也出现了一些进入到我们这个领域,着手系统研究汉服和汉服复兴运动的人。但他们没有感同身受的经历过汉服复兴运动十几年的历程,所以写的文字缺乏说服力,缺乏推动汉服事业的思想深度和能量。

其实我今天给大家讲这个主题讲座,也是希望能发挥同样的作用。大家在听我讲这些之后,就能明白我们这个领域形成、发展的经过,能够帮助自己思考未来的方向。明白我们的历史之后,再去写一些文章,就有底气去写。当然那么短的文字,我可能讲的不到位,也会疏漏一些内容。

版权声明:汉衣冠 发表于 2021-04-25 19:49:51。
转载请注明:汉服复兴运动的渊源 | 汉衣冠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